【痛心】云南之殇!绿孔雀进入灭绝倒计时?!

摘要: 提到云南的动物,大部分人第一时间会想到大象和孔雀。那写在汉代乐府诗里传颂至今的“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中的

09-09 05:10 首页 玩转云南

点击蓝字“玩转云南”,关注云南第一微信号

【玩转云南】诚邀云南各处美食、美物、美景、美地商家

在本平台推广宣传,价格特别实惠;部分优质商家免费。


提起云南,很多人都会想到云南的孔雀。孔雀在云南人的眼里是一种神鸟,孔雀舞、孔雀宴……这些都描绘出一幅迷人画卷。写在汉代乐府诗里传颂至今的“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中的大鸟,作为中国真正的孔雀原生种群,却已面临“灭顶之灾”。

摄影师:Sasi-smit(泰国)


绿孔雀 ≠ 蓝孔雀

近日,一篇名为《绿孔雀之殇:“百鸟之王”灭绝倒计时开始》的文章火爆网络,文中引用中国三家最大的民间自然保护机构的共同发声:中国绿孔雀剩下的时间,不足5个月。


也许有人会问:每个动物园、各大景区不都有孔雀吗?西双版纳的孔雀山庄,满地在飞的,不都是孔雀吗?



可这也许是几十年来大众对孔雀认识的最大误区,大家经常见到的孔雀,是从头颈到胸部都是蓝色的蓝孔雀,不同于绿孔雀呈鳞状的铜绿色颈部,蓝孔雀原产地在印度和斯里兰卡,只有绿孔雀,才是中国真正的原生种群。


图片来源:自然之友,蓝孔雀的美丽程度远逊于绿孔雀



高贵的百鸟之王

“一身金翠画不得”,这是古诗中对绿孔雀的形容。中国关于绿孔雀的记载,最早见于先秦的《山海经》,古代甲骨文中的“凤”字,头顶那一簇漂亮的羽毛,完全就是绿孔雀的象形图画。


对于绿孔雀极其绚丽的色彩,古往今来被诗人歌咏得百转千回,韩愈曾有诗作:“翠角高独耸,金华焕相差”,在钟会的孔雀赋中称孔雀为“华羽参差,鳞交绮错,文藻陆离,丹口金辅”。


著名画家袁晓岑老先生画的“孔雀”跟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齐名,其中一幅绿孔雀至今仍悬挂在人民大会堂。


玉堂富贵图 明/陈嘉选


因绿孔雀之美,还被绘入永恒的瓷器,这种图案在中国古代器物中反复出现,文化内蕴深远,最早出现在唐代。2017年1月,中国赠送给联合国日内瓦总部的景泰蓝花瓶上,绿孔雀绚丽的色彩跃动其间,像一曲盛世的欢歌。


绿孔雀濒危程度超过大熊猫

中国古代不少文人墨客描写过这种高贵的大鸟,它在湖南、湖北、四川、广西、广东和云南都曾大量分布,后来逐渐退缩到了西南一隅的山林里。


从2009年起,绿孔雀已经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红色名录评为濒危物种,而大熊猫在这个名录上早已被降级为易危,短短的二十年时间,绿孔雀在全球数量下降了50%。



目前,绿孔雀在马来西亚全境、印度东北部和孟加拉国已经绝迹,在越南、柬埔寨、泰国和缅甸的大部分分布区域也难觅踪影。



今年5月22日,国际生物多样性日,云南省环保厅联合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与植物研究所,发布了《云南省生物物种红色名录(2017版)》,这是第一个省级的生物物种红色名录。红色代表警告。


中科院昆明动物所对外透露,该所2013年至2014年的调查发现,云南的绿孔雀种群数量不到500只,这也代表整个中国的数量。


长期研究绿孔雀的西南林业大学教授韩联宪,曾在20世纪90年代和2008年前后做过两次关于绿孔雀的调查。第一次调查时,乐观估计还有1000多只,到2008年就下降了一半,只有500只左右。


他估计,今天只会更少。



百鸟之王走入绝境

绿孔雀的种群急剧下降,其实也反映了低海拔物种和人类活动之间日益加剧的矛盾。


由于绿孔雀习惯于在2000米以下的低海拔生活,这也是人类活动最适宜的区域,很多城镇居民都搬到江畔的河谷地带,占领了绿孔雀的栖息地,人类大量破坏热带季雨林的植被,种植经济作物,这就让绿孔雀失去栖息和觅食的环境。


张炜/摄影 雄性绿孔雀正在布满垃圾的河滩上汲水


双柏县恐龙河自然保护区,被认为是中国绿孔雀种群密度和数量最大的栖息地。但为了发展经济,这个州级自然保护区曾经三次做出过范围调整,将核心区让位于水电、矿产等开发项目,现在的恐龙河保护区的面积仅仅是初建的91.6%。


在保护区放弃的区域大湾电站已经建成蓄水,造成大面积绿孔雀的栖息地被完全破坏。曾经在薄雾中响彻林间的清澈鸣叫,被挖掘机和爆破作业的轰鸣声代替。


而那高亢入云霄的鸣叫,早已消逝。


摄影/ 奚志农 绿孔雀雄鸟亚成体(未成年的绿孔雀)可见未生长完全的羽屏。


2014年,双柏县成立了绿孔雀保护项目。2016年开展鸟类监测时,中科院昆明动物所的鸟类专家在南部与之接壤的新平县又发现了新的绿孔雀栖息地。


然而此刻,被划在自然保护区外的这片河滩正面临着被淹没的威胁。下游的戛洒江上正在修建一座水电站,按计划建成蓄水后,河滩将被彻底淹没。


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表示:“也许过了今年,因为一座水电站,中国绿孔雀将永远消失。”


摄影/奚志农,人类活动正在破坏热带季雨林


今年3月30日,三家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野性中国联名向环保部发出紧急建议函,建议暂停红河流域水电项目,挽救绿孔雀最后的完整栖息地。在信中,三家环保组织呼吁:“这封紧急建议函,事关濒危物种绿孔雀核心种群的存亡,事关我国生态红线的完整性,请务必予以重视。”“这片河谷是挑剔的绿孔雀为自己的生存繁衍所保留的仅存的栖息地。”一家环保组织在一份报告中形容。


不久之前,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已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要求停建戛洒江水电站,参与此案的夏军律师说:“我们也是第一次用这种方式解决野生动物保护的问题,因为绿孔雀栖息地的命运过于坎坷。”


顾伯健/摄影 适合绿孔雀生存的干热河谷


绿孔雀所在的这片季雨林植被也是多种濒危和旗舰物种的适宜栖息地,包括陈氏苏铁(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绿喉蜂虎(国家二级保护物种)、褐渔鸮(国家二级保护物种)等,同样也会遭受威胁。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熊猫,因为受到国家的保护,连它的食物竹子也一起受到保护。


云南地方政府启动整改

对此,双柏县人民政府于8月8日回复环保组织,称绿孔雀保护工作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国家环保部和林业局已派出有关领导和专家深入现场调研,双柏县也成立工作组,对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及其周边进行拉网式核查,发现保护区及周边共涉及建设项目12个,其中:水电站5个、采探矿4个、公路交通2个、养殖项目1个。共清理出存在具体问题21个。



双柏县于8月1日全面启动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及周边建设项目存在问题整改工作,至8月7日止,保护区及周边开发建设项目已全部停止建设,矿产资源开发已依法依规关停,生态修复治理工作正在全面展开。


目前已整治建成运营电站3座,责令停止建设电站1座;整治关闭矿区3个,责令停止建设矿区1个。此外,双柏县还在小江河右岸森林防火公路进出保护区的主要路口设置管护点3个,并封堵环鹅头山隧洞的临时施工便道。同时清理取缔恐龙河保护区周边区域河道非法采砂点9个,整改拆除采砂船1家,永久封闭采砂道路3条(处)。



云南省环境保护厅也在2017年7月24日回函环保组织,表示云南省已完成生态保护红线方案(初稿),绿孔雀等26种珍惜物种的栖息地已划入生态保护红线。下一步,云南省还将展开省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修订并制定《云南省自然保护区调整管理规定》。


但绿孔雀保护依旧任重道远。云南省环保厅介绍,目前云南省内绿孔雀分布区存在明显保护空缺,约三分之二的已有绿孔雀种群及栖息地没有得到有效保护,已受到保护的种群其保护区级别也相对较低,人员和经费有限,保护能力有待加强。



如果孔雀之乡 再也没有孔雀

一个物种的基因库,对于整个民族的经济价值和生态价值,一直都在被低估。


云南一直把孔雀当成自己的旅游名片,某个以孔雀镇命名的高端文旅项目正在轰轰烈烈的火热开盘,杨丽萍的孔雀舞一次次在华丽的剧院里,获得雷鸣般的掌声,就连昆明航空公司空姐的新制服也已“孔雀蓝”作为标志,在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中,正放飞着数百只没有长长尾羽的蓝孔雀,就连西双版纳州府景洪市主干道上骄傲展示的孔雀塑像,全部都是蓝孔雀!


西双版纳公园里的蓝孔雀


今年6月,北京的地铁上出现了仪态万方的绿孔雀形象,来去匆匆的人们很少会把目光停留在图片上,毕竟光鲜亮丽的广告多到让人麻木,这是近年来绿孔雀第一次出现在公益广告上,比起大熊猫和藏羚羊,她就像是一个被雪藏了几十年的明星。那是绿孔雀,一个古老物种的求救信号。


在亚历山大蒲柏的诗中,曾有一句警世之言:“没有任何一个物种能孤立的存在于世界上。”


没有了解,就没有保护。希望这是中国打响绿孔雀保卫战的第一枪。



『粉 丝 福 

(限时抢购)

▽点击下方链接查看详情▽


【66.6元/张】“漫游大理-说走就走”豪华双层巴士观光游往返票

179元/张】昆明万达文华酒店单人海鲜自助晚餐券

【79元/套】陶咖陶艺体验套:陶艺DIY制作可带走

【39.9元】云南艺术剧院《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演出票


玩转云南,20万粉丝的吃喝玩乐平台,欢迎有宣传需要的朋友联系,特色商家可免费!

本篇图文摘自云南新闻网,玩转云南综合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老玩童

玩转云南? 网站 www.iwzyn.com 

今日头条、一点资讯 | 共5.4亿推荐量


后台回复地州名景点名称,获取相关旅游资讯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抢购福利


首页 - 玩转云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