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暴走团的妥协,就是对违法者最大的支持和鼓励

摘要: 今天青岛的暴走团可以占据道路行走,明天济南的暴走团也要走怎么办?后天北京上海天津重庆的也要走怎么办?

11-14 15:35 首页 龅牙赵

01


记得不久以前,我曾经写过一篇作文,抨击无视道路使用权的暴走团,非要占用行车道(甚至是快车道)来实施自己的暴走行动,美其名曰锻炼。可戳链接:可怕的不是出租车冲进暴走团,而是暴走团对司机的质问


在发生了暴走团被出租车撞翻的惨剧之后,很多人都抱着一种乐观的态度,认为他们一定会消停下来,而我则持悲观的态度,认为暴走团会让马路消停下来。果不其然,今天看见新闻,青岛为了让暴走团能够安全、顺趟、嚣张地行走,已经开始为他们实行交通管制,在某些路段禁止车辆通行。


看到这种新闻,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莫名其妙”,真的,我万万没有想到,守法的市民和车辆以及具备执法权的交通部门会这么毫无原则地为违法行为妥协。


请注意,这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权宜之计,也并不是什么所谓的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就是明目张胆地为暴走团的违法占用道路的行为,提供了坚实可靠的法律依据。


02


暴走团需要锻炼身体,这种要求无可厚非,每个人都有锻炼身体的权利。但是你行使你的权利的时候,不能去侵犯其他人的合法权利,这是一个最基本的道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暴走团大清早被一辆出租车撞了以后,当地政府也做出了不少努力,比如开放中学校园给他们锻炼。我曾经担忧过这个问题,当时正值暑假,中学校园基本上空着,等开学之后学生返校,这些暴走团的场地又成了一个大问题。


果不其然,经过合法人士向不合法人士的妥协,把行车道的使用权给了他们。


我不知道住在这个附近的朋友,每天晚上都要面对交通管制的心情如何,反正如果是我,虽然我一个人没有面对面跟暴走团叫劲的勇气,但是在背后骂两声表达一下我的态度,恐怕还是能够完成的。


仅此而已,因为我不是执法者,我没有执法权,我做不了这种“你行你上”的事儿。


03


我想再次重申一下我对于暴走团的不理解、不支持、不同情。


我虽然没有参加过暴走活动,但是我喜欢跑步,在我看来,跑步是最不需要场地的一项活动。公园里、操场里、人行道上、小区里……只要是不妨碍别人的地方都可以跑步。


而且跑步和暴走一样,都是不需要多人配合、不需要整齐队形、不需要固定场地的锻炼方式。我之所以现在不踢足球不打篮球,专心跑步,就是因为这种活动不需要约齐多少人才能一起行动,哪怕是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能安安静静地跑完十公里。


所以我完全有理由认为,这些所谓的暴走团,根本就是以锻炼的借口来找到这种飞扬跋扈、目中无人、横行霸道、仗势欺人的成就感。


我再多说一句:你们要是真特么的喜欢组团,不组团就找不到锻炼的乐趣和动力,你们排成一列纵队依次通过不行吗?非要占一大片地、被人戳着脊梁骨骂,才舒坦?


04


结果我最担心的问题出现了,经过各方面坚持不懈地妥协,违法行为终于占据了上风。这批像蝗虫的一样的暴走团一定会以此为契机,迅速地扩大自己的队伍,占据更多本应该属于公共的资源。


因为谁都惹不起他们,连警察都会为了他们每天的锻炼封路限行,住在周围开车的居民只能绕道或者等着,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这一群违法者变成了趾高气扬的合法者,从他们面前招摇而过。


今天,这一群暴走团能够仗着自己的人多势众占据马路,如果他们今后要去高速路暴走怎么办?他们要去铁轨上暴走怎么办?他们要去机场暴走怎么办?也给他们进行交通管制吗?


今天青岛的暴走团可以占据道路行走,明天济南的暴走团也要走怎么办?后天北京上海天津重庆的也要走怎么办?


都给他们让路吗?


简直是莫名其妙!


05


肯定有人会问我这个问题:你们跑马拉松的,不也要影响交通、不也要交通管制了吗?凭什么你们跑步的时候就能为你们封路,暴走团走路的时候就不能封路了?


道理很简单,马拉松是中国田径协会旗下的正式体育比赛,交通管制是组委会向当地政府通过正当渠道申请的结果。如果暴走团的成员愿意参加这种正式比赛,一样能够获得封路的权利。


我再说直白一点吧,只有比赛的时候,马拉松选手才能享受封路的权利。


我从来没听说过哪个马拉松爱好者的日常训练还敢要求封路的,真有这样的人,用不着你们去骂,连我都要去骂他。


锻炼身体是好事,但是非要采取那种用空间、声音等方式来影响别人的方式来锻炼身体,毫无疑问就是道德的缺失。


你影响别人的程度越大,你的道德水准就越差。


愿打赏的苹果客官欢迎长按二维码

分享到朋友圈和欣赏广告也是支持



首页 - 龅牙赵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