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道竞争胶着!小猿搜题作业帮互撕背后采用哪些公关战术

08-17 08:23 首页 猎云网

文 |  猎云网(ilieyun)朱腾飞

4206字,约10分钟阅读

猎云君:创投圈看着很大,但具体到某领域又很小。“互黑”无非是为了竞争和融资,吓唬竞争对手,忽悠投资者,“互黑”如果说是不大体面的口水战,那无下限的恶意竞争就是创业圈的“泥石流”。


这几天,K12在线教育行业暗流涌动、颇不宁静。

与一往的套路一样:先是消息人士爆料,创业企业出面召开新闻发布会力证清白,再把脏水泼回,挑明对方请了“黑公关”或者是一言不合就直接骂战,你方唱罢我登场,上演了一出又一出,且无比精彩的“互黑宫斗戏”。

而最新“互黑宫斗戏”剧情的领衔主演则是被推到风口浪尖的"小猿搜题和百度作业帮"。

8月11日,小猿搜题称有竞品公司在评论区发布非法信息并截图,但一直没有正式指出是谁家;而就在上午作业帮发布融资消息后,就紧急跳出来说查到了发布评论的IP地址就在作业帮的总部。

傍晚时分,百度作业帮公关负责人表示:“刚刚关注到这个信息,感到很震惊,内部正在核实消息中。本来高高兴兴地在发布融资信息,现在,需要时间反应。”

无独有偶,上周末,哒哒英语发表声明回应被竞争对手恶意攻击的事件也在行业内发酵。

此事定有蹊跷

8月14日上午,作业帮刚宣布获得由H Capital 领投,老虎基金跟投的1.5亿美金的C轮融资消息,不料,下午被小猿搜题指控蓄意制造虚假信息,称其“手段恶劣”、“自导自演”。

小猿搜题在后台系统发现,两个涉黄号码均是虚拟号码,来自同一台设备登陆,其IP地址均来源于作业帮的办公室地址。”

“这是我见到的史上最肮脏的攻击陷害行为,简直是触目惊心,而且还发生在了教育行业。” 小猿搜题副总裁李鑫说道。

对于小猿搜题指控,作业帮方面很淡定的甩出了一纸公告:不做口舌之争、保全证据追究其法律责任。看似平静的对话,充满着浓厚的火药味。

目前,双方都在准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

据了解,小猿搜题及其指控的作业帮均为题库类APP,作业帮是由百度知道打造的中小学生作业问答和话题交流平台,2015年,作业帮从百度分拆为独立公司。

小猿搜题由粉笔网于2014年发布,定位是搜题答疑工具。粉笔网的产品矩阵除了小猿搜题,还包括猿题库、猿辅导。小猿搜题与作业帮定位、受众非常相似,因此形成了直接竞争关系。

你方唱罢我登场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有媒体问及为什么百度作业帮要以这种手段来黑小猿搜题呢?

小猿搜题副总裁李鑫表示:“我确实不知道对方的这个动机在哪儿。所以我就很配合这个ID“当时我就震惊了”,所以,这个事情搞清楚之后我一定要给媒体开个新闻发布会,我一定要把这个事情的全过程讲清楚,他们怎么干的。我是从来不去关注所谓竞争对手的,我不关心。”

或许教育行业对K12在线教育赛道的厮杀早已习以为常,除了作业帮、猿辅导,还有一位重要的“狠”角色——学霸君。

早在2015年,学霸君与作业帮就已经剑拔弩张了。

2015年1月,张凯磊因学霸君APP被百度旗下的百度手机助手、91手机助手等市场封杀下架给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写了封公开信,呼吁百度给独立开发者公平竞争的机会。

2015年2月,百度通过更新百度百科”学霸君“词条做出官方回复,指责学霸君未经允许抓取百度知道的资源并用于商业用途,涉及抄袭内容多达 2000 万以上。

2016年初,“学霸君”曾状告百度经营的“作业帮”构成不正当竞争并索赔150万。

2016年3月,百度作业帮推出活动,“注册接首单100元,再荐学霸君老师一位100元,同时那位学霸君老师也会有100元红包。”疑似与学霸君争夺教师资源。

除以上几点外,作业帮曾以“学霸君盗取题库”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

而对于此次事件,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表示“我们起诉的是作业帮抄袭我们的设计。”此外,张凯磊表示,本次起诉和之前学霸君与作业帮之间的诉讼案件并无关系。

作业帮方面则表态,将专注业务,让法律说话,并不对此进行回应。

2017年8月15日晚,针对平台“涉黄”信息,学霸君App作了首次回应:某竞品不要贼喊捉贼!不知这第一个“贼”是指谁?

据悉,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猿题库联合创始人李鑫,接受采访时都提到过:行业里有人虚报融资额度。“我是做投资出身的,有的数据太假了。” 张凯磊很不屑的说。

为何这三家会经常“打架”?

其实更深层次的原因也在于三家在竞争方面互相胶着,其业务发展也非常趋同。

作业帮推出的名师一对一辅导,猿题库推出的初、高中真人在线辅导和学霸君推出的君君辅导为例。推班课产品、增加品类也正在成为这些企业发展的方向。

走过了家长、老师抄作业的质疑,工具的市场被证明走得通。第二场战役则从2016年在线教育的全民直播开始。

几乎所有的扫题APP都在去年上线了直播课模式,不论是一对一、小班还是大班,直播授课都被看做是扫题APP的唯一赢利点。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K12在线一对一开始获得资本的青睐,而这些依靠题库产品的教育公司也开始转攻线上一对一。从拍照搜题、课程直播再到平台发展,这三家企业可谓是“难兄难弟”。

先是由题库工具切入沉淀用户留存量,在服务平台和课程内容上提高用户体验度和粘度后,然后转型直播,最后发展为平台。

目前,猿辅导(猿题库)在K12领域布局猿题库、小猿搜题和猿辅导三大产品,其中猿辅导主推直播辅导课程。

而学霸君此前推出在线直播平台“不二课堂”,目前已经关停;上线1对1直播品牌“君君辅导”;向公立学校推出“AI学”。

作业帮此前则上线了“名师直播课”功能,使作业帮从工具化产品向在线学习服务平台延伸,最近升级为作业帮一课。

“在线直播是一个新生事物,这个事物需要我们耐心的培育市场,但是我们欣喜的看到,在我们推出直播课的1年的时间里,我们的转化率增长了4倍。”侯建彬在完成C轮的今天高兴的说。

目前,作业帮已从单纯的学习工具发展成为一个集教、学、测、练、评等各种学习功能和教学服务于一身的学习APP。

这些位处同一赛道、转型方向一致的教育公司在获得资本青睐的同时也进入了激烈的白热化竞争,从而加速了这些公司在师资、教研方面的竞争。

事实上,遭受竞争对手恶意攻击事件背后反应的是赛道竞争胶着的现状。

据权威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手机在线教育课程已经是半年内增长第二的行业,涨幅达到22.4%,仅次于外卖。

除了作业帮于昨日宣布完成的1.5亿美金融资刷新了K12领域的最高融资记录之外,今年1月,学霸君完成由招商局资本和远翼资本领投的1亿美元C轮融资;今年5月猿辅导完成E轮1.2亿美元融资,由华平投资集团领投,腾讯公司跟投。

资本和用户的风口都同时吹来,这意味着竞争也日趋白热化。或许这就是近期在线教育类创业公司“互黑”如此密集的一个原因,明争暗斗可能才刚刚开始。

由抢生源到公关战

回溯教育行业传统的竞争模式,从抢生源发传单、承诺“包过”、打名师噱头等,其方式手法也在不断升级。

不少学生在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时,会把名师作为优先考虑条件,因此大力宣传、包装名师也成为教育机构的一种竞争手段。

由名师衍生而来的另一种竞争是“挖老师”。当前许多机构甚至会有专门的猎头岗位招聘,猎头通过拿到培训机构的通讯录、到培训机构观察名师展示或者参与相关行业会议来物色老师对象。

通过“挖人”,教育机构能够获得名师,并捎带着几乎无成本地,获取由名师吸引力聚拢的生源。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学而思挖优能老师”事件,也反映出了当前业内机构竞争的激烈性。

人才作为一个机构的重要软实力,促使了“挖墙脚”成为机构内竞争的惯用手段,这其中不只有挖名师,已上升到挖高管层面。

另一种不见硝烟的竞争方式是打价格战。

在招生高峰期来临之际,同一赛道的机构竞相压低价格获取生源。

双方在这过程中,宣传了自己,捎带贬低了对手,且吸引了流量关注,等于变相地营销,这似乎也是嘴炮长久不衰的一个重要原因。

除了嘴炮,或许是有感于“事实胜于雄辩”的道理,也有不少机构在竞争过程中,简单粗暴地采取了行为攻击方式。

从第一家中国在线教育公司51Talk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起,资本的流血就开始进入倒计时。

今年6月底,51Talk上市一周年之际,他们推出一组海报,把矛头直接对向VIPKID,指出其只顾商业利益不管学生学习体验。随后,VIPKID毫不示弱,展开公关战,声称美国哈沃小学属于碰瓷营销。

7月份,“学而思培优HR在暑假期间给新东方优能中学的至少50名教师打电话”,引发新东方优能和学而思培优互怼,新东方优能一对一总监朱宇连续发出四张声讨学而思培优的“大字报”,对学而思的行为表示了强烈谴责,当然,学而思培优对此毫不客气进行了回击。

加上这次小猿搜题怒撕作业帮,将题库类产品间激烈的竞争赤裸的展示在了外人眼前。

但在大势看好的大背景下,教育机构之间的竞争日趋惨烈,51Talk和VIPKID在少儿在线英语教育的战场上你死我活,优能中学和学而思、培优,在课外辅导上针锋相对,小猿搜题和作业帮等机构甚至为打击对手逾越底线。

创投圈看着很大,但具体到某领域又很小。“互黑”无非是为了竞争和融资,吓唬竞争对手,忽悠投资者,“互黑”如果说是不大体面的口水战,那无下限的恶意竞争就是创业圈的“泥石流”。

其实,很多竞争对手间的“互撕”,想通过踩低对方,让自己上位,并不是对互联网或教育行业公平、正义的伸张,更多的是两家公司争夺市场份额之举,更有甚着是背后资本与资本之间的博弈。

从近日哒哒英语、小猿搜题反击同行攻击的现象看,似乎在在线教育领域最容易出现恶意的公关战。

他们有互联网的人才,同时也有互联网的思维,而互联网行业特别容易通过公关战和一些新奇的营销来引起用户的注意力。

不可否认,恶意攻击在一定程度上会给被攻击的企业带来品牌伤害。由于教育行业预付费的模式,在品牌受到伤害之后,很有可能会导致退费率的上升、进而减少预付款。

对于消费者来说,他们总会信奉‘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所以他们就会对品牌提高警惕。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同一赛道上就跑出这几个玩家,其实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攻击对手也会出现一定消极效果,关键要看那些攻击的事实到底是恶意诬陷还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真实存在,被揭露或许对消费者也是好事,可以让他们及时止损。

能接受多少赞美,就要受得了多少诋毁。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有公关战、有被恶意的攻击,才说明你做得好。

如果你做得不好,竞争对手根本就看不起你,消费者也没有听说过你,那有什么打公关战的必要呢?

正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友所说:企业打架,手段能否高明些?都是服务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企业,能否给孩子们做个榜样?

END


推荐阅读

当心!2017上半年企业SaaS融资数量断崖式下滑,早期投资遇冷

热词:共享单车 | 充电宝 | 共享雨伞 | 以色列 | 名利场 | 互联网+农业 | 微信云控 | 崔永元之变 | 百度资产甩 | VR教育 联合办公 出逃乐视 | 光谷创业 | 无人便利店 | 许朝军设赌 | 苹果ARkit | 电单车 | 战狼2 | 矮大紧 严选酒店

[猎云网的原创文章欢迎转载,白名单授权请在该文章下留言。紧急请联系微信号:lieyunwang(备注“公众号名称+文章关键字”),回复关键词“转载”看须知]


首页 - 猎云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