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 这片风景在许多人心里,才代表最美的欧洲

摘要: 时光穿过伊比利亚,一切美好即将到来。

11-13 00:15 首页 时尚旅游

编辑/王子腾  文 · 图/沈卫新  设计/王音 


午夜2点02分,我在摇晃的车厢里醒来。火车刚刚越过西班牙与葡萄牙的边境,手机时间已经自动调整了时差,我失去了一个小时。幽暗中铁轨的律动恰如其分地触动内心深处的那根琴弦,“生命真正的主宰是偶然。”我的里斯本,即将在7点20分到来。


诗人笔下

里斯本重生


火车停靠在里斯本时,天气并不晴朗。我从奥古斯塔大街尽头的凯旋门下走过,踏上旧时的皇宫广场,广场凯旋门上刻着文字 :“荣耀为天赋和勇气加冕”。这里曾是塔古斯河口进入大西洋最繁忙兴旺的港口,大航海时代的开端。


全盛时代的葡萄牙帝国以殖民53个国家的成果堪称欧洲殖民历史最悠久的国家。葡萄牙人是天生的冒险家,但是如所有辉煌一时的天才一样,黯淡会伴随着荣耀接踵而至。1755年的一场超级大地震几乎将盛世之下的里斯本彻底摧毁。 



上午9点20分,我站在河堤上遥望山顶,260年前11月1日的这个钟点,脚下大地开始如麦浪一样翻滚,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地震夺走了里斯本超过十万人的生命。而今天,重建后的城市从极盛走向平静,如今偏安一隅的葡萄牙人民更享受他们与世无争的快乐。他们身上有一种矛盾的结合,如同俗语中所形容的,“冰与火的葡萄牙人”。


这种谜一样的矛盾性造就了谜一样的伟大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Fernando Pessoa)。这位诗坛怪杰曾创造了72 个笔名用于写作,各个笔名被赋予独立的人格和生命,以自己的意志去创作。这听起来像可怕的精神分裂,佩索阿自己也确曾津津乐道他所创造出来的写作分身,对它们品头论足,仿佛在说一个同自己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在佩索阿的里斯本中穿街走巷去接近某一个他的分身。距离皇宫广场步行不到10分钟路程的Garrett大街120号是一间著名的咖啡馆,叫作巴西人(Cafe A Brasileira)。这是佩索阿生前极爱光顾的一家咖啡馆。他常常独自走来,点一杯巴西咖啡和苦艾酒,默默地与他的分身促膝交谈。那些不朽的作品就在天长日久的细思流淌中慢慢凝聚成册。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惶然录》这种巨作,诗人居然还曾写下一本叫作《里斯本,旅行者应该看什么?》的导游书。无数后人喜欢用佩索阿的开篇来渲染里斯本 :“对于那些从海上来的旅行者,里斯本,即便是远远看来,就像是在美梦中升起的幻境一样。在亮蓝色天空和金色的太阳底下,里斯本的轮廓那么明晰。


教堂顶、塔碑和老教堂耸立在无数房屋之上,仿佛远远地预示着这个明亮的场所,这个被赐福的民族。”可惜我的头顶正满是阴云,咖啡馆门里门外连个座位也难找到,只有佩索阿的铜像年复一年坐在原地,把他的里斯本投射进每一个游客的内心。 



从阿法玛区往东,顺着蜿蜒的街道一路向上,会路过巴夏区的里斯本主教座堂。这座教堂被称作里斯本历史的摇篮,也叫圣马利亚教堂。这座奇妙的建筑始建于1150年,之后多次翻修重建使它的面貌混合着各种时代不同的风格。


继续顺着山势拾级而上,最终会到达观赏里斯本全景的最佳地点圣乔治城 堡。作为葡萄牙国家纪念建筑的这一城堡是里斯本最大的城市地标。从遍布炮台的城墙上远眺,清晰可见塔古斯河畔的皇宫广场。



里斯本的另一个地标是靠近塔古斯河入海口处的贝伦塔, 由国王曼努埃尔一世下令修建于1514年。但是相比于登塔眺望, 我倒以为坐在岸边一边欣赏风光一边品尝著名的贝伦蛋挞更觉心旷神怡。


来里斯本不吃蛋挞,未免遗憾。远近闻名的贝伦蛋挞店(Pasteis de Belem)就在附近。虽然食客汹涌,店门口始终排着长龙,但这滋味确实值得你花点时间。


入夜时分,五彩灯光下的街巷被淡蓝色的夜幕笼罩,雨渐渐大起来。比起佩索阿笔下的阳光明媚,此时的里斯本更显亲切安详。也许里斯本就应该是湿漉漉的,才能读出这座城市宠辱不惊的沧桑与淡泊。


我躲进街角的咖啡店,忽然发现墙上也挂着佩索阿的肖像。看来我在老城的闲逛,免不了要与这位老兄的分身相遇,他像这个城市的灵魂,影影绰绰地在每一个路口徘徊不去。


波尔图

时光魔法的罅隙


火车到达波尔图的时候已是中午,我出了车站就径直去路易斯一世桥下的杜罗河畔找餐厅吃饭。波尔图这个城市并不大,却是葡萄牙人心目中这个国家所有辉煌的发源地,葡萄牙的国名就源于这个城市的名字 Porto。


从精致的Sao Bento火车站步行到路易斯一世大桥只需几分钟,桥很高,沿着左边河道向前望去可以看到铁桥玛丽亚·皮亚桥,它们都与举世闻名的埃菲尔铁塔颇有渊源。玛丽亚·皮亚桥是埃菲尔铁塔的设计师Gustave Eiffel本人的作品,其助手Theophile Seyrig则于1886年设计建成了路易斯一世大桥。



杜罗河谷风光险峻,站在路易斯一世桥上,一边是鳞次栉比横跨两岸的数座拱桥重重叠叠,另一边是古朴凝重的教堂建筑林立于五彩的老城旧屋之上,遍布河岸两旁。顺着桥头陡峭的台阶走下去,不远处就是人声鼎沸的利贝拉广场。


在这里随便找个空座坐下,一边欣赏河面上两头尖尖色彩艳丽的 Rabelo船扬帆而过,一边饮一杯甘甜浓郁的波特酒,漫长的火车时光已经不虚此行。 



12点45分,我在这个日光洒透全城的时刻登上Clerigos大街拐角处的牧师塔俯瞰全城,这座76米的高塔建于1763年,塔身里的通道异常狭窄,需要由红绿灯提示单向上下才能避免拥堵。塔顶视野开阔,日落时远远可见大西洋上的波光粼粼,脚下的老城在夕阳余晖中起伏绵延,熠熠生辉。 


黄昏时我来到一家书店,被誉为“全球最美”的莱罗书店 (Livraria Lello)。这间独具魔法气质的书店内部满墙古旧的橡 木书架和雕刻精美的天花板,充满了哈利·波特式的神秘气息。 据说 J.K. Rowling 正是旅居波尔图时受到这间书店的启发而创作了哈利·波特。


造访者蜂拥而至,如今书店不得不在街对面 另设售票处,要买票才能入内参观。不过如果你一早趁着书店 还没有开门就来此等候,大概能感受到不那么嘈杂匆忙的另一 番光景,或许你还可以在书架的顶层找到深藏世间的魔法书。 波尔图,昔日葡萄牙人的先祖从这里满怀雄心壮志越过大 洋去征服世界,如今别处的游客却在他们的家乡收获恬淡。



这是旅行的轮回,难怪佩索阿在《惶然录》里写道 :我的航程比 所有人都要遥远。我见过的高山多于地球上所有的高山,我渡过的大河在一个不可能的世界里奔流不息,在我沉思的凝视下确凿无疑地奔流。


如果旅行的话,我只能找到一个模糊不清的复制品,它复制着我无须旅行就已看见了的东西。


萨拉戈萨

好吃的艺术


在汽笛的呼啸声中,我又回到了西班牙。 远在真正意义上的西班牙形成之前的12世纪初,阿拉贡王国就在伊比利亚半岛上驱逐了阿拉伯人并建立起强大的王权。如此出类拔萃的宏伟之地,我对萨拉戈萨的惊艳却从一根小小的Churros开始。


正午11点40分,沿着阿方索大街走向皮拉尔圣母教堂的路上偶遇的Churros老店铺成为了我对萨拉戈萨的第一印象。这家叫作La Fama的店铺建于1949年,就缩在距离皮拉尔广场只有一个街口的巷子里。


Churros的出处已经无从考证,有一说指这东西是葡萄牙人于明代造访中国带回欧洲的小食,如今倒成了西班牙的美味。花两欧元买一包新鲜炸好的Churros,就着热巧克力酱,很快就能心满意足。


图片来自网络


当我踏进皮拉尔广场,才意外发现之前在阿方索大街上所见不过是这圣母教堂的不到十分之一。这座宗教纪念碑式的宏伟建筑拥有诸多看点。其巴洛克式的建筑风格中隐隐还能看见哥特式的影子和新古典主义潮流,那些八角形的圆顶居然受启发于数学家和汉学家 P.Martino从中国带回的易经理念。教堂内部可见著名宫廷画师弗朗西斯科·戈雅亲笔所画的穹顶壁画,仅此一样都足以使人叹为观止。


戈雅毫无疑问是萨拉戈萨艺术成就的杰出代表。他出生于萨拉戈萨附近一个小镇Fuendetodos。这个天才画家小时候家境贫寒,但钟情于绘画 并立志去往马德里和意大利游学。1772 年他学成归来,被任命绘制皮拉尔教堂圣堂殿对面的Boveda del Coreto拱顶,画作名为《神之名崇拜》。此时的戈雅还未声名鹊起,他当时的酬金尚不及当地名师的三分之二。


8年以后皮拉尔教堂再次任命戈雅绘制北面圣坛Regina Martyrum穹顶,原本计划是让他画四幅,结果监工的教士是个不懂画的外行,爬到脚手架上去近看画作,颇有微词。这下惹恼了大师,剩下两幅也不肯画了。这个蠢材监工再也想不到,200多年后的今天戈雅已是如神一样的存在,少画了那两幅竟成了天大的损失。



循着戈雅的足迹去探访萨拉戈萨是个不错的主意。距离皮拉尔广场不远的Santa Cruz大街和Mina大街的拐角有一座Ibercaja银行收藏的博物馆,馆内藏有戈雅的诸多油画以及他于1778年到1825年之间创作的系列版画,这些版画极其罕见并且意义重大。


如果想了解画家的生平,则可以去位于Sitios广场的萨拉戈萨博物馆,那里收藏着戈雅一生各个时期的作品以及相关物件。


对于现存的伟大宗教作品感兴趣者想必不会满足于皮拉尔圣母教堂中的那几幅画作。你可以在市区北面约15公里处找到著名的Cartuja Aula Dei 道院。戈雅曾在1772至1774年间在那里的墙面上绘制了多达11幅宗教作品,这些弥足珍贵的画作除了一部分曾被修复过,其余大多保持着原貌。


西班牙金三角

漫步在老城


瓦伦西亚、昆卡和阿拉贡的萨拉戈萨这个黄金三角位于巴塞罗那和马德里中间,无论从哪个城市出发,火车都可以在两小时之内到达。 喜欢美食的人一定热爱生活,这一点十分贴切地体现在瓦伦西亚人的身上。我走进老城,即使是遍布世界文化遗产的圣母广场也四处弥漫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这里是瓦伦西亚的发源地,瓦伦西亚大教堂和圣母教堂都矗立在这个广场。阳光越过教堂的屋顶洒在广场中央古老的喷泉上,水珠折射着温暖,四周的空气都闪闪发光。


顺着古老的街巷随便走走,很快历史就融入生气勃勃的日常生活里。叼着烟斗倚坐在花园跟前的老人,骑车遛狗的孩子,忙着招揽游客的杂物店老板娘,瓦伦西亚的面孔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天生丽质。 



不知不觉就逛到了位于老城中心的中央市场(Mercado Central)。这座建于1914年的市场一百年来始终没有改变过角色,独具风格的建筑外形作为一个市场来说甚至显得过于华丽,其上方高达30米的圆顶十分壮观。市场里人群熙熙攘攘,本地人和大量游客都跑来这里各取所需。市场门口就是当年名噪一时的瓦伦西亚丝绸交易所。傍晚时分我居然在此偶遇难得一见的法雅节(Fallas)选美大赛揭晓。


法雅节,相传这一节日起源于古代的木匠,那时每年的冬季他们会用一种木质的灯具Parot照亮工作室。到圣约瑟日(3月19日)时,春天将至,白日变长,无需再使用这些灯具,木匠们便会在门前集中烧毁这些Parot。


篝火中也会添加居民们弃之不用的家具和杂物,以示新的开始。经过几百年的变迁,法雅节如今发展到形式的巅峰。人们早早就选出一位年轻女子带同一个小姑娘,任命为下一年的法雅小姐。


次年3月,一周的狂欢中,每个街区都会别出心裁制作代表自己创意的大型人偶摆在街头。直至19日晚上,所有700多具人偶会被集中焚毁,节日到达高潮。但是人们会投票选出当年最佳作品,给予赦免,保留在法雅博物馆中。



当晚明年的法雅小姐揭晓场面喜气洋洋,犹如旧年富贵人家的婚庆。盛装美女和打扮得花团锦簇的小女孩都身着传统的华贵衣裙从街道上缓缓而来,鱼贯走入丝绸交易大厅。官员揭晓花魁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乐,室内昏黄的灯光仿佛令时光穿越到几百年前,一切与现实完美融合,好像瓦伦西亚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昆卡的历史其实远不如萨拉戈萨这样的城市久远。当伊比利亚半岛还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下时,这一地区并没有人烟。后来阿拉伯人于公元8世纪初占据了这里,才意识到这一地区作为战略要冲的价值,因此在河川冲刷而成的高崖上修建了一座要塞,取名为Kunka,这就是今天昆卡古城的由来。


如今你仔细端详崖上古城的建筑结构,仍然可以发现一丝防御堡垒才有的特征,而这也正是使其拥有梦幻般传奇色彩不可或缺的一个因素。



昆卡不需要故事去渲染,因为你可以不加拘束地去想象,这才是昆卡的诱人之处。想象力赋予一切具备潜力的事物真实的生命,并因此而相辅相成,搭建起确凿的梦境。从这一方面来说,宫崎骏与昆卡的被误读倒显得不那么重要了。站在古城上部那些犬牙交错的崖壁上独自远眺峡谷尽头时,你会赞叹造物的神奇。


远处谷地上的昆卡新城如海潮退去后的沙砾,映衬着悬崖上的古城如遗世独立。 绝世的美丽只要看一眼就够了,内心不自禁的向往才能成就不朽。这段旅行以此收尾真是再好不过,我从峡谷上的圣保罗桥退出这座梦想之城的时候,夜幕将至,星光已经触手可及。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寻人启事


旅行,至美好的世界。

一起去发现世界的不同,我们是认真的!


《时尚旅游》寻找新媒体实习生,我们希望你:

了解当下最热门的互联网语言,善于合理运用

喜欢并热爱与旅游相关的一切事物

审美能力强,有一定的文字功底和图片处理能力

每周可以提供4天以上的工作时间


工作地点:北京市朝阳区

简历请发送至:xiaodaoge@trends.com.cn



首页 - 时尚旅游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