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大喵,它们生活得还好吗?

摘要: 欢迎参加寻找雪豹大赛~

11-11 22:37 首页 上海自然博物馆


昨天(10月23日)是第三个世界雪豹日,


你们被“雪山大喵”的靓照刷屏了吗?


图片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它们生活在哪里?过得还好吗?


雪豹拍摄都有哪些艰辛与趣事?


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联合举办的第89期绿螺讲堂,听五位参与雪豹一线保护的工作者告诉你吧!


嘉宾介绍

◆ 惠营,野生动物摄影师。

曾亲身参与《我们诞生在中国》雪豹部分的野外拍摄,他将和大家分享拍摄过程中的趣闻和艰险


◆ 王君,自封“专职雪豹铲屎官”。

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拥有十年雪豹研究经历,足迹遍及新疆、甘肃、西藏和四川等地。


◆ 李潜,万科公益基金会珠峰雪豹保护中心执行主任。

6年物种保护经验,常年在西藏珠峰地区开展雪豹保护和社区可持续发展工作。


◆ 刘炎林,北京大学动物学博士,现供职于中国林科院。

2004年起参与青藏高原的野生动物调查和研究工作。


◆ 何兵,世界自然基金会(WWF)雪豹项目高级专员。

10年物种保护经验,曾多次深入四川、云南、新疆、甘肃等地保护区实地考察雪豹踪迹。


你对雪豹的认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很多人是从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开始的。


《我们诞生在中国》剧照


曾作为雪豹组现场制片,亲身参与电影拍摄的惠营也是在那之后,对雪豹有了更深的了解。



他在青海基础海拔4600米的营地工作长达8个月的时间。拍摄营地条件艰苦,与世隔绝,几乎没有信号。


但最具挑战的还是“”和“”。



雪豹的活动时间一般是在早晨和傍晚,其余时间就是等待它们出现。为了拍到满意的镜头,他们常常会保持一个姿势几个小时。


为了拍摄拼尽全力


找雪豹是拍摄过程中最难的。有多难呢?试试就知道了!


以下都是雪豹们在野外最自然的状态(点开图放大找)~


(文末公布答案,第二和第三张图可不是同一张)

雪豹能很好地与环境融为一体,它身上黑色的图案和岩石的颜色及阴影是相似的,白色和石灰岩相似,黄色和草地相似。


它们似乎很自信,觉得伪装得很好~


雪豹“暗中观察”的视角,一览无遗


摄制组还开展了找雪豹大赛,谁找到得最多,可以获得单筒望远镜的奖励!


据说眼神最好的是司机,他可以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找雪豹。


从雪豹的毛发判断它们的踪迹


每当他减速看向一处的时候,组里的每一个人都齐刷刷地拿起望远镜开始找!


最终还是司机师傅获得了这个奖励~


雪豹白天休息时的巢穴


《我们诞生在中国》雪豹的拍摄地在索加,长江的上游。索加大概是中国最大的乡。


为什么迪士尼要选择索加雪豹保护区作为拍摄营地呢?


索加乡的寺庙


第二位嘉宾刘炎林介绍,原因之一是那里拥有较为完整的食肉动物群落,也最容易找到雪豹(惠营:容易吗???)。


放置的红外相机在同一个地点拍摄到了兔狲、狐狸、狼、棕熊,当然还有雪豹!


图片来源:北大山水


这是一个奇妙的地方,就像一个论坛,不同动物都会过来发个帖子,顺便读到其他物种所留下来的信息。



雪豹保护区当然不止索加一个,第三位演讲嘉宾李潜为大家带来了珠峰保护雪豹的故事。


听故事前,先让我们了解雪豹的基本信息~


雪豹,主要分布在亚洲,全球大概有4500—7000只。其中,中国的数量占到了60%,集中生活在青海、西藏、新疆、甘肃、内蒙、四川等地。



雪豹生活的地区通常都较为陡峭、多石山、食物密度较高、人类干扰较小。最低海拔750米,最高海拔5800米,平均3000-4500米。


它们喜欢沿着山脊线、峭壁或者山涧底部行走。第二届找雪豹大赛开始,请找找珠峰的雪豹在哪里?



雪豹每年需要的食物数量大约是20-30只成年岩羊,每10-15天捕食1次。它们基本是“光盘行动”的示范者,吃多少捕多少。


一只雪豹即使跳进羊群,也不会杀掉太多的羊。所以在藏区,雪豹与牧民之间的冲突并不是最主要的。



李潜记得,曾经有一只雪豹进入居住区吃羊,藏民发现后就把雪豹抓过来,轮番合影,最后将它放回野外。


在那里栖息地的丧失才是对雪豹最大的威胁。


挖矿、采石、修路等和珠峰旅游业的开发影响了雪豹的栖息地。有了车和人后,野生动物活动的节律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全球气候变暖也使得珠峰冰川整体萎缩。天然猎物的减少,比如盗猎岩羊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雪豹的生活。


第四位嘉宾是王君,作为专业雪豹铲屎官,他从科研的角度告诉大家如何保护雪豹。



王君就职于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在2013年,他们起草了第一份《中国雪豹保护行动计划》。在此之前,我国甚至都没有一个官方计划。


在这个计划后,也首次有了以山系来区分保护



那么,他们是怎么做调研的呢?


在甘肃盐池湾保护区,从2015年11月—2016年5月,他们共布设了62台摄像机。每两台相机之间距离都是大于1公里。


所以,比起扛着摄像机在野外找雪豹,对于科研人员来说并不是很难。这些红外相机共拍摄到雪豹341次。


他们认为更难的是,恶劣的环境、极大的调查面积、匮乏的人力资源。



在祁连山保护项目中,他们共要调查一万多平方公里,这面积相当于两个上海。


而这样崎岖的山路,他们一开始都要经过走路来调查。后来他们改成了骑马,一天可以调查75-100平方公里。



在野外调查中,带回雪豹的粪便做研究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王君说,之所以称他为“铲屎官”,是因为他每次带回去的粪便都比别人多,而且准确率高。


在室内,他们也会模拟雪豹粪便的保存技巧——用辣椒练手~



因为,辣椒的形状、浓烈的气味以及辣眼睛的程度和雪豹便便,特别是新鲜的,有很大相似之处。


最后,何兵向大家介绍了牧民与雪豹相处之间的矛盾。


何兵说,人和野生动物冲突是真实存在的,包括在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中》也展现了这个问题。


一家牧民看着被雪豹袭击奄奄一息的羊

 

这里有几个小故事。


前段日子,新疆阿克苏地区。一只雪豹跳到了牧民的羊圈,咬死了几只羊。第一天牧民将它放了,但第二天,雪豹又跳进了羊圈,连续四天都如此。第五天,牧民实在受不了了,要求森林公安将它抓起来。


何兵认识的一家藏民索日,在5年的时间,家中的羊从200多只锐减到40多只,这中间可能有一部分是雪豹造成的。


 索日家羊群数量的变化


羊和牛都是他们的重要财产。有些牧民受不了,便会想要杀雪豹。有的看到雪豹妈妈为了保护小雪豹,会心软,放弃了杀戮的念头。


图片来源:年保玉则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而曾有两位牧民,在家中18头牛被雪豹咬死后,上山将两只雪豹烟熏出洞外,杀死了它们。但后来,他们却感到后悔,现在,两位都加入了雪豹护卫队。


铲屎、闻尿、放相机、做访谈,何兵说渐渐地他们更重视做访谈,更多地去关注当地人与雪豹之间的关系。


包括雪豹吃了他们的羊,能容忍到什么程度,牧民的损失有多少?外界能通过什么样的措施来帮助当地人。这也是雪豹保护非常重要的一环节。



即便他们都在为雪豹保护努力着,然而将中国所有雪豹监测范围加起来,却只占到雪豹栖息地的1%。

 

那还有99%呢?有些地方设立了保护区,有些发展了牧民一起做保护。


雪豹的保护,需要更多的人来一起做!



● ● 



最后,来公布雪豹寻找大赛答案!


你找到了几只?





更多精彩内容扫码观看东方网的直播回看吧~




文中未标注来源图片均来自嘉宾PPT。



本文为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科技馆分馆)原创,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tougao@sstm.org.cn。


首页 - 上海自然博物馆 的更多文章: